• 古人总说开头难,其实开头最容易,

    中间最困难,就是说坚持是最叫人疯狂的。

    比如说戒烟,在想开始的那一刻就不抽了

    就已经是开头了。但要在一个小时以后在坚持下去就很难了。

    同样的,我的修身养性计划在我定制的表格下开始实施了

    第一天很顺利地就做到了,在坚持个10天半个月的问题也不大。

    7日晚上去吃了酸汤鱼回家溜达的路上

    发现了红领巾公园旁边的郡王府的绿地面积怒大

    上网一查,原来这个地方是从另外一地方搬过去的顺承郡王府

    这里游泳的价格很是便宜,距离家也不近

    可以来这里游泳,还有减肥班,2000一个月听起来很NB

    8日起床后,和油菜一起去了新街口

    领取了我这么多年唯一一次填写一个表就中了奖的

    金象家庭小药箱。

    去了小何公司,看到了郑州老刘,

    回家后开始看书,听CD,锻炼身体,学习摄影

    一切都在紧张有次序地开展着。。。。。。

  • 看DVD最后的武士,大师说你不想就成功了,

    我早就不想了,就证实我早就成功了。

    狂饿,估计最近瘦下来是饿的。。

  • 经大山子艺术区各相关艺术机构、空间开会协调商议决定:

    1. 第一届北京大山子艺术节因故取消,原艺术节安排的各项展览活动改为各艺术机构及空间自行举办。

    2. 为维护各项艺术展览活动的正常、有序、安全进行,各项活动的具体主办机构、空间将采取切实有效措施,严格限制活动人数不超过政府有关法律、法规规定的人数,敬请观众予以谅解。

    北京大山子艺术区各项艺术活动相关机构共同发布
    2004年4月22日

    没整明白,怎么还没开始就结束了呢。。。。。忽哈黑吼有。。

    本来说这两天去LOOK一眼呢,没想到还没看呢就结束了。。。。。

    估计是艺术家们没事情光高兴,自由了,结果忘记了人民群众以及政府。

  • 2004-04-28

    这一刻,8888

    我的博客的点击数。。

    喝了三杯啤酒。有点高。

  • 终于开通。。
  • 2004-02-26

    穷了的兄弟们

    和妖精在一起去鼓楼看外景,打车。买CD。买DVD的钱都是我出的,Y号称没钱了,最后还借了他200元。路上我们讨论关于财富的问题,我才发现我周围的朋友都是穷人,至少是现在关系很好的,仔细想了想到是以前有一些朋友富裕了,但他们富裕以后好象就很少联系了,可能注定我只能是和穷困的人交成朋友。、

    想起了张楚的歌曲:

    这个夏天 我被天上的太阳晒成漆黑                    城市在用旧的眼里褪掉了颜色
    就在街上 碰到一个富人朋友阴沉着脸 让我很惭愧
    还是在这条街上 碰到一个穷人朋友他也阴沉着脸
    喔 让我抬不起头

    还好穷朋友不会阴沉着对我,富朋友的脸色一般情况下我看不到,所以还是可以没必要看人脸色生活的。

    为什么大家会穷困,为什么周围的人至少都比较聪敏和天才。比如小何那样的,勤奋和坚持的人也在贫穷着,比如景索,有理想并努力坚持理想的人还是贫穷的,还有懒惰着没理想的我也是贫穷的,大家一致的特点就是太爱面子,太要脸了。也就这样一个理由可以解释了,马总说在穷也不会饿死,这个也是一个致使贫穷的理由。

    主要妖精这样的不要脸的富人装穷是太无耻了。晚上我说要把Y拍摄片子的钱弄走跑了。Y威胁我说要烧我房子,这样狠毒的富人朋友更是不能要。看在能经常从Y那里拿片子的分上还是饶恕他,如果有一天他不叫我拿了我就决定绝交和他。

    晚上小马在去大理的路上遭遇了当地警察抓逃犯,还好最后安全地入住了,我们通了电话,在QQ上有谈起了未来的方向,她英明地指引了三条光明大道路:

    一是正常的去大工维持我们的中产生活
    二是自己开店过自由一点的生活
    三是开公司目标是转银子

    我说都是废话每个人的未来都是这样的,但是有一个前提就是不懒惰,如果懒惰我们的未来就是腐烂。
     

  • 因为抽烟而烧伤的E键终于坚持不住了,动不动就脱落下来。]

    我想了一办法,把S键和她换了一位置,好象看起来好点了。

    但到最后还是要去修理,我现在基本都是在盲打。

    真NB,坏了键盘锻炼了打字的素质,

    要知道我原来在大学连计算机上有多少个键盘都不知道,

    我佩服我自己的聪明才智了都

  • 春节如意料中的一样毫无新鲜地过去了,父母很是高兴我能在家塌实在呆了十多天,我郁闷的只是打麻将基本没有赢过。家里的亲戚没有太多变化,去各个亲戚家多少带了一些礼物。2年没见刘湛了还是和原来一样,一见面就去喝酒,喝酒多了就和以前一样呕吐,只不过这次他把假牙齿不知道丢失到哪里去了,小马也回了葫芦岛到初八才回来。

    回来之后照例是那些朋友在一起时常见个面吃个饭菜,我的工作还是没有找落。去了春节前一家本土公司和他们的老大谈了谈,谈到最后觉得毫无兴趣索性不在联系,去和徐建大姐见了一面,说是要考虑考虑在给我答复,但我估计也就是一面之谈了,FCB有了消息叫我周三去面试,小解说他们那里要求英语的水平特别高,估计也是没有希望,对于广告越来越没有什么感觉了,尤其是所谓的策略啊创意啊,感觉就是生意而已。刘远本来说是想叫我和一起去做猎头,一直也没抽出时间见个面谈一次。工作的问题从去年一直想到今年还是没想明白,新的知识没学到太多,好多老的知识忘记了不少。

    再说说房子的事情,钥匙都还没到手,已经和小马连续讨论了好几个晚上了,家具的摆设房子的布置出了一次有一次的方案,又一次又一次地给推翻,房子去看了一次,那破JB装修叫人看了伤心,但要是都给弄没了重新来又太浪费人力物力,所以就将就着把,只要能住进去舒服也就那么回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