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4-08-02

    越夜越清醒。

    是生物钟的问题,不是身体问题。

    我搞明白了,因为一过了12点我就精神异常,异常神经。

    所以调整生物钟成了下一阶段的主要工作。

    最近几天没什么大事情发生,

    无非就是游泳开始重新,一次多200米的推进已经到了1000米了。

    开始和马总策划9月份的一个PARTY,

    在刚刚学习会开始的老五和玉米妹妹的带领下满北京乱晃悠

    结果还是比较令人兴奋,找到了几个比较合适的地方。

    下一阶段就是要花费银子置办一些必须的用品。

    三元的事情还在缓慢的推进中,我现在一点也不着急了。

    天津那边的事情有一搭没一搭地进行着,反正见到银子了才是真有希

    SP那边周一要进行最后一次谈判,要看我的要求

    但我这几天的脑子里一直在转悠这个事情,想了一些办法

    白领的生活正在向我招手,未来的光明也在闪烁着发光。

    LOMO在持续拍摄,等待这次希望有新的惊喜。

    变化颜色的闪光灯很是好玩。找个时间尽情玩耍一次。

    肠子和肚子出了点问题,总感觉消化不是很良好。

    其他的也没什么惊奇和意外的事情了。

     

  •    

        黑色的穹窿也比它四脚明亮。
      它无法与黑暗溶为一体。

      在那个夜晚,我们坐在篝火旁边
      一匹黑色的马儿映入眼底。

      我不记得比它更黑的物体。
      它的四脚黑如乌煤。
      它黑得如同夜晚,如同空虚。
      周身黑咕隆咚,从鬃到尾。
      但它那没有鞍子的脊背上
      却是另外一种黑暗。
      它纹丝不动地伫立。仿佛沉睡酣酣。
      它蹄子上的黑暗令人胆战。

      它浑身漆黑,感觉不到身影。
      如此漆黑,黑到了顶点。
      如此漆黑,仿佛处于针的内部。
      如此漆黑,就像子夜的黑暗。
      如此漆黑,如同它前方的树木。
      恰似肋骨间的凹陷的胸脯。
      恰似地窖深处的粮仓。
      我想:我们的体内是漆黑一团。

      可它仍在我们眼前发黑!
      钟表上还只是子夜时分。
      它的腹股中笼罩着无底的黑暗。
      它一步也没有朝我们靠近。
      它的脊背已经辨认不清,
      明亮之斑没剩下一毫一丝。
      它的双眼白光一闪,像手指一弹。
      那瞳孔更是令人畏惧。

      它仿佛是某人的底片。
      它为何在我们中间停留?
      为何不从篝火旁边走开,
      驻足直到黎明降临的时候?
      为何呼吸着黑色的空气,
      把压坏的树枝弄得瑟瑟嗖嗖?
      为何从眼中射出黑色的光芒?

      它在我们中间寻找骑手。

  • 序:

    一般写作大师才写个序文叫读者有个对他为什么写这样一东西有个理解

    有时候是大师的朋友帮他写吹捧一下。

    我不是写作大师,只是看身边的很多以前非文青都开始写长篇什么的

    自己觉得自己也该杜绝扯淡的文字,虽然很多人说我的文字很有风格。

    应该正经地写点什么,为晚年写回忆录的时候留点素材。

    什么最难写我就写什么,人家说鬼最容易,熟悉的人最难写

    于是我应难而上,写人,还要写自己最熟悉的人。

    夸别人不难,最难的是挤兑别人,从他们身上找到最丑陋的一面

    还有就是写完了,全篇不提他的名字,叫别人一看也知道是谁。

    成,就按照这个路数来了。。。。。一星期至少一篇

    估计要写个小50篇这一年也就过去了。

    写的时候要借鉴一些大师的笔法,我借鉴的一个是阿城的一个是天津冯作家的。

    天桥的把势是光说不练,我是光写不说,不扯淡了开写。

     

  • 晚上和短信公司的三个合伙人一起喝茶

    如同考试一样地和我交谈

    我知道自己的智力应该是可以应付的

    并且我很珍惜这次机会,我知道这个行业的经验对我很重要

    我很认真地很少有场合我会这样一本正经地发挥自己的智慧

    于是探讨了一些问题,我也明白了一些这个行业里的知识

    但谁也没明确表态下一步该如何。重要的在于我如何去推进

    这个新的工作和广告还是有一些联系的

    所以也不能叫完全脱离广告了

    广告做了7年多,自己有些厌烦,也不完全是厌烦可能是习惯了。

    自己本来不是没谱的人也绝对不想做没谱的人

    但是广告这个行业变动总是很大。

    所以渐渐的自己也就变的很没谱了

    这是这个行业对我最大的伤害,问题的根源还是在自己。

    对专业没有了钻研精神,对商业从内心鄙夷着

    那到最后自然就没了在这个行业继续前行的动力和兴趣

    自然地就把广告只是最为获取金钱的一个手段

    自然地专业也就越来越不成,只想赶紧糊弄完毕就好

    自然地商业也就觉得没必要,反正也没兴趣何必为钱更叫自己难受。

    还有就是广告这个行业的从业状态叫我没有信心

    机会主义永远是存在的但没有这个行业表现多

    很多并没有什么底蕴的人没有什么市场概念的人竟可以一战成名

    虚夸、浮躁、无奈、无聊、无文化都是行业的表象阻力

    其实很深刻的道理就是中国也许在十年以内也不需要诱惑我们进入这个行业我们看到那些东西。

    失望未必不是好事,但看看自己在这个行业里除了一些虚无的名气其他没有落下什么

    也不免有一些失望,自己三年前的勇气和斗志都消退地没了痕迹。

    也许还是有机会和诱惑或者是无可阻挡的现实叫我回到广告这个行业

    那么它也许就真的只是一个职业而已了。一个月小1万的收入也算是丰衣足食了。

    年轻时候最怕就是理想被磨灭,最怕的就是成为一怀才不遇抱怨天运的人

    现在有了这个趋势,就要去制止。,更换行业是开始的第一步。

    有了实力才有谈判的砝码,重要的是要深入地了解而不是泛泛而谈。

    。。。。。告别难免要有点悲伤。我先造个墓碑写上对广告的缅怀

    下一步就是在我能成功转行后把在把墓碑变成一个新的里程碑

     

     

  • 可耻的不是说不写东西

    可耻的是自己培养起来的习惯总是被懒惰给消灭

    天天记录花消费用的帐目坚持了7个月也不坚持了

    有规律的游泳也是快半个月没去了

    所以不坚持写BLOG也是可耻的。

    其实真写起来也觉得没什么可写的

    想想一个星期来发生的重大事情

    小马的父母周末来北京和我爸妈见了一面

    双方会谈后决定了很多重要的东西

    和小马一起去看了10年没看的话剧

    名字叫厕所,实在不是很好看

    进展中的七个事情有5个基本没希了

    两个有点希望的还是没看到银子进来

    谈了一个新行业的工作,充满了对脱离广告的期望

    看了10几本杂志,读了100多首诗歌,

    看了不到5张DVD,听了20张CD

    栀子花在我移根以后彻底死亡,买了五条金色鲤鱼

    其他的还发生什么了

    接连两天都8点起床,吃了好多次面条。

    排泄系统的问题又出现了一些,喝多了一次

    其他没了。

  • 搞定了一些事情,还有新的事情继续来临。

    只能是等待,等待着银子的来到或者消失。

    无聊中找到一测试前世的玩意,

    输入生日看了看。。。

    有神者说: 我不知道你的感觉如何,但你曾是(女性)
    你曾出生在下列现代人居住区附近:
    今西班牙(Spain)
    距今大约:1525.年
    你的职业曾是:船员, 经销商, 商人, 经纪人.
    下面是有关你上一俗世生命的心理摘要:
    自然的天才,心理学者,你知道如何应用机会,在任何情况下平息心境。
    教训——来自上一俗世生命对你的馈赠:
    你有问题和学习的决心,将不幸撞碎在你强有力的臂膀上。
    So,现在你感觉如何?

    船员, 经销商, 商人, 经纪人.


    只有经济人还靠谱,但估计那时候也是穷的要死亡的那种。

    你知道如何应用机会,在任何情况下平息心境。

    机会的应用到不是很知道,但心境是越来越容易被平息了

    无论什么打击和不幸,我都能泰然地恢复过来。

    你有问题和学习的决心,将不幸撞碎在你强有力的臂膀上。

    那不幸就是永远不知道坚持。

  • 忽忽,游荡了快50天的马总终于要在晚上归来

    哈哈,带了很多很多好玩耍的东西。。。。。。

    哈哈。。。。。。哈哈。。。。。。。。。

  • 北京昨天晚上下起了大雨,不对,应该是雹子

    准备在雹子砸玻璃的声音中欣赏德国灭亡。

    没诚想。在和无奈那无聊打赌看谁先勾引上姑娘的过程中

    我却勾引到一男人,

    阿雨要帮一号称很铁的哥们的公司做品牌规划

    自己不太明白着急地和热锅上的蚂蚁一般

    这个时候我在MSN不幸地被他当作了救命稻草。

    而后不怕雹子给Y脑袋弄出几个包来

    跑到我家,一起先观赏了足球。

    德国不出意外地滚蛋回家,但荷兰还是胜利了,我到不沮丧

    毕竟三个进球还是证明和荷兰人是勇猛的。

    捷克太NB了,总能在落后的情况下扭转局势。

    看完足球开始帮阿雨写那品牌诊断规划。

    这应该是有才和鸟人那些喷子擅长的

    但大半夜的也没报酬把他们叫起来会遭受辱骂的

    于是屏住呼吸开始猛写,终于终于在我妙笔下完成了这个艰难地工作

    不出意料的话如果那可户看过我参考的书,我会被挤兑死亡的

    观音娘娘保佑那个刚结婚完毕的可户没看过这本书把。

    至少还能给我点机会叫我觉得有机会成为品牌大师的可能。。

    八点了决定今天不睡觉了纠正时差,反正今天应该没有欧洲杯了

    我要吃早饭,我要吃永和,我要吃油条还有咸豆浆。

    CAO,我怎么觉得自己那么矫情啊,和姑娘一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