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春节.前后大约12天时间,一路奔袭.

    见到和被见到至少200个人的数量.

    终于意识到家族的伟大性和不朽的延续性.

    期间,麻局不断,.战绩卓然,最后竟然是没有收入没有支出.

    经历了大城市.中城市.小城市.小城镇和农村的奔波

    面条也注定成为这个春节旅途最频繁最遥远的狗.

    吃了北京农村菜北京城镇菜东北家常菜天津菜等各式各样的菜

    天天晚上坚持看24小时3,看的总是睡眠不足

    从天津到北京的路上,风雪交夹,思索今年的走向

    早晨做梦,梦见自己考上了研究生,欣喜若狂,不料惊起.

    看89历史资料.注定有私心者无法胜利,做个大公无私的人才能拯救所谓.

    随意计算了一下.和我有不出2副的血缘关系的人竟然有小200人.

    看来以后万一我有什么疾病的话,可以更换器官的人算是比较多

    但还是没灾没病.塌实地生活比较老实.....

    但人生就是麻将局啊,往往最不容易点炮的熟张成了大炮牌.......

  • 2005-01-01

    照片又几张

  • 早晨特早就去上班,步行叫人愉快,

    中午短暂的瞌睡起到了作用,现在还好。

    和老五阿那吃完T6,进门迎接我的是面条和一包裹。

    马总从遥远地凤凰邮寄回来她的广州采购的各种玩意。

    把那些小人一个个摆放起来。

    拿起白大师傅赠送给我的海鸥120研究半天也不知道装卷在哪里

    这个是我的第五部相机了

    它的到来将要重新燃烧起我对影象的热情。。。

    马总将要高喊向我拍照。。哈哈。。。

    一个星期谈事,被事情谈。

    周六是永远的三缺一,麻神景所一次次地发威忘记了Y的脊椎的不正常。

    明天晚上马总回来,周二啊那去广州

    又该是频繁的饭局了,我要坚持少吃坚持锻炼。。。。

     

  • 忙碌着想着一些媒介上的事情,

    看出来,关系是在适合时间里可以产生财富的。

    什么热气球,公交,卫视,体育只要有的搞就要去搞

    特理想地在广告这个行业也算是过了好几年了

    到今天也许才真正明白了一些内在的东西。

    恩。开始进入工作状态后,PDA派上了用场

    每天联系不同的人,有的好象已经是好几年没见过面了。

    一见面发现都已经全部是总了。

    恩,我认识的人还是有档次的

    我一想,现在我弟弟都是总了,也没什么新鲜的了。

    自己做的时候特不习惯手下人叫什么总,就直接称呼痛楚就好。

    现在在公司天天别人称呼着金总,觉得不太愉悦

    但现在自己已经商务了,再叫痛楚也不大方便。

    我称呼别人的时候也习惯直接叫名字,无论在什么地方打工或者和客户谈事情

    总来总去的,突然想起来一好笑的事情

    办公室里有个大的办公桌,前台人员贴设备名称的时候

    问我是不是要写上大班台,我想想了一乐

    这个要叫大班台,我不就成了使用大班台的金大班了。

    金大班的最后一夜啊。

    回想起来几年前的好多同事通过各种渠道有知道了一些消息

    都是总监级别的人物了,大部分还是在广告公司混着。

    在过几年估计就都该成董了。

    去了医院,医院比任何地方都黑暗,

    医生给开的号称治疗我疼痛的东西明显就是三无产品

    我去理论,二话没和我说就说可以退了。

    在看那些无辜的看病者,我真觉得很可怜

    排队半天医生三分钟就给诊断了,好多时候还是误诊。

    开医院吧,比什么都来钱。

    忙着见各种人,也就会忙出来一些事情,忙出来一些银子。

    换笔记本,要带兰牙的。换手机,要带蓝牙的

    别看一PDA不贵,要是把配合的它的周遍设备配备起来也是一笔开销啊。

  • 做个没谱半中年是需要勇气的

    也必然要付出代价

    当没谱遭遇没谱,就意味着更深层次的未知

    找个工作去上班,目的是为了叫生活规律一些

    也为了叫白天可能会进行的疯狂购物稍微停止。

    结果更没谱的公司叫我思想疯狂。

    。。。。。。。。。。。。。。。。

    鬼才知道未来是如何的

    感觉不好就溜走也许是最好的选择

    但也可能更深层次的没谱会负负得正

    成为特靠谱的事情

    所以坚持守侯也是最好的选择之一。。。

    时间,只有流逝的时间才能证明一切。

    真理永远在时间之后峥嵘起来。

  • 2004-09-29

    一切尘埃落定.

    漫长而有忙碌的结婚的运动

    终于在今天下午2点在葫芦岛完成最后一次的演出.

    感谢时间的流逝可以叫一切平息.......

  • 每天的电话基本不响动,

    也不想叫它响动,响动了估计有是一堆没谱的事情等着我。

    找各种东西填充每天清醒的十几个小时

    不敢找新的爱好,只能在老的爱好里面继续挖掘

    研究如何能更从容地消磨时间。

    这样总懒着,促使身体的状况一再下降。

    那鼻头冒血丝的老中医给我开的药我特准时准点地吃了

    结果没什么大作用,怀疑是不是还要继续吃上半个月。

    没有变化的生活总是无趣的,

    期待着突破,不突破就会死亡。。。

     

  • 大家拼命地抓啊抓啊,总能抓到点什么

    我也要开始抓了再不抓就没吃饭的银子了

    于是我就开始有策划和参与那些没谱的大项目

    我就不相信凭借我的运气就不成做成一两个。

    跨行业操作东西叫自己的思路一会一变化

    互相掺和着整个一天上飞来飞去

    但至少发现了一事实就是做什么好象都比广告利润大的多

    并且还比广告有谱一些。

    这一天接连谈了三个事情还搜集了很多资料

    SP DM AD连着一起弄,我快成超人了在不久的将来。

    上个星期看了看中医,开了点汤药天天坚持着吃

    也没见有什么好转,哪跟哪啊。

    老三不久要回澳大利亚,周末约他吃饭

    还有就是很多事情要赶紧准备定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