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来八条的时候,碰到公房维修的师傅们正在给修整好的房子上房梁。

    一大妈拿着黄历在一边絮叨着,赶紧回到屋里查下。

    恩果真未必是好日子。但工人们还有那么多破烂的公房要维修哪里管得上你是如何的。

    破屋的意思应该是打扫房间吧,我个人这么理解,因为今天有打扫房间的计划。

    把1年多没收拾的储藏室规整了下,叫另外一个屋子可以漏进阳光。

    但上上周播种的花籽还没有任何发芽的迹象,于是播种了新的花籽

    如果下周还没有长出来我决定去买那些已经别人培植的很是样子的花朵。

    3月底的寒流叫那些似乎平安度过冬季重新可以沐浴阳光的植物遭受打击。

    葡萄据说要等到5月才能发芽,那么到了10月能否爬满架子?

    收拾出很多以前放起来认为似乎有用但现在看起来又毫无价值的东西。

    几个不错的破烂都更加破了起来,估算了下数量,发现这些东西多的叫我开始恐惧

    恐惧如果离开八条他们将安置在哪里我将如何运输过去。

    蓬勃的物欲再每次我看到这些东西的时候都得到了压制,但对破烂本身的欲望还却永未熄灭。

    胡同的东口开了一家电器维修的小铺,每次都想和那小老板沟通下,

    但看到他屋内基本上没有什么别人送去修理的东西,我对他的水平又深感怀疑了。

    七彩旧货的开价叫我瞠目结舌,老板们似乎都已经发迹因为他们已经不坐在那里交易而是聘请了新的店员。

    杨庆煌的声音20多年后依旧清脆比许巍强大太多,所以4月10日的几百块基本上可以被节省下来了。

    扫描仪坏了我拍摄的NB照片无法扫出来,想买台新的发现价格也是昂贵并且卡里没钱。

    突然想吃白菜汆羊肉,这个算是奢侈的想法么?

  • 2009-01-05

    对焦就不准 - [痛楚]

     

     

     

    其实都不是故意,忽略了相机不能近距离对准焦点。 

     

     

     

  • 2008-11-05

    polaallalllal - [痛楚]

  • 我不说话是因为最近没话可说,没话找话就太不道德了。

  • 他是大师,他才会有人暗杀,

    他是大师,他才会小心翼翼

    他是大师,他才会玩命干活养活那些吹捧的他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