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4-02-10

    烦恼从房子开始。

    春节如意料中的一样毫无新鲜地过去了,父母很是高兴我能在家塌实在呆了十多天,我郁闷的只是打麻将基本没有赢过。家里的亲戚没有太多变化,去各个亲戚家多少带了一些礼物。2年没见刘湛了还是和原来一样,一见面就去喝酒,喝酒多了就和以前一样呕吐,只不过这次他把假牙齿不知道丢失到哪里去了,小马也回了葫芦岛到初八才回来。

    回来之后照例是那些朋友在一起时常见个面吃个饭菜,我的工作还是没有找落。去了春节前一家本土公司和他们的老大谈了谈,谈到最后觉得毫无兴趣索性不在联系,去和徐建大姐见了一面,说是要考虑考虑在给我答复,但我估计也就是一面之谈了,FCB有了消息叫我周三去面试,小解说他们那里要求英语的水平特别高,估计也是没有希望,对于广告越来越没有什么感觉了,尤其是所谓的策略啊创意啊,感觉就是生意而已。刘远本来说是想叫我和一起去做猎头,一直也没抽出时间见个面谈一次。工作的问题从去年一直想到今年还是没想明白,新的知识没学到太多,好多老的知识忘记了不少。

    再说说房子的事情,钥匙都还没到手,已经和小马连续讨论了好几个晚上了,家具的摆设房子的布置出了一次有一次的方案,又一次又一次地给推翻,房子去看了一次,那破JB装修叫人看了伤心,但要是都给弄没了重新来又太浪费人力物力,所以就将就着把,只要能住进去舒服也就那么回事了。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