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4-11-02

    才几年时间啊,大家都成总了.

    忙碌着想着一些媒介上的事情,

    看出来,关系是在适合时间里可以产生财富的。

    什么热气球,公交,卫视,体育只要有的搞就要去搞

    特理想地在广告这个行业也算是过了好几年了

    到今天也许才真正明白了一些内在的东西。

    恩。开始进入工作状态后,PDA派上了用场

    每天联系不同的人,有的好象已经是好几年没见过面了。

    一见面发现都已经全部是总了。

    恩,我认识的人还是有档次的

    我一想,现在我弟弟都是总了,也没什么新鲜的了。

    自己做的时候特不习惯手下人叫什么总,就直接称呼痛楚就好。

    现在在公司天天别人称呼着金总,觉得不太愉悦

    但现在自己已经商务了,再叫痛楚也不大方便。

    我称呼别人的时候也习惯直接叫名字,无论在什么地方打工或者和客户谈事情

    总来总去的,突然想起来一好笑的事情

    办公室里有个大的办公桌,前台人员贴设备名称的时候

    问我是不是要写上大班台,我想想了一乐

    这个要叫大班台,我不就成了使用大班台的金大班了。

    金大班的最后一夜啊。

    回想起来几年前的好多同事通过各种渠道有知道了一些消息

    都是总监级别的人物了,大部分还是在广告公司混着。

    在过几年估计就都该成董了。

    去了医院,医院比任何地方都黑暗,

    医生给开的号称治疗我疼痛的东西明显就是三无产品

    我去理论,二话没和我说就说可以退了。

    在看那些无辜的看病者,我真觉得很可怜

    排队半天医生三分钟就给诊断了,好多时候还是误诊。

    开医院吧,比什么都来钱。

    忙着见各种人,也就会忙出来一些事情,忙出来一些银子。

    换笔记本,要带兰牙的。换手机,要带蓝牙的

    别看一PDA不贵,要是把配合的它的周遍设备配备起来也是一笔开销啊。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