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4-07-28

    布洛茨基 ------黑马

       

        黑色的穹窿也比它四脚明亮。
      它无法与黑暗溶为一体。

      在那个夜晚,我们坐在篝火旁边
      一匹黑色的马儿映入眼底。

      我不记得比它更黑的物体。
      它的四脚黑如乌煤。
      它黑得如同夜晚,如同空虚。
      周身黑咕隆咚,从鬃到尾。
      但它那没有鞍子的脊背上
      却是另外一种黑暗。
      它纹丝不动地伫立。仿佛沉睡酣酣。
      它蹄子上的黑暗令人胆战。

      它浑身漆黑,感觉不到身影。
      如此漆黑,黑到了顶点。
      如此漆黑,仿佛处于针的内部。
      如此漆黑,就像子夜的黑暗。
      如此漆黑,如同它前方的树木。
      恰似肋骨间的凹陷的胸脯。
      恰似地窖深处的粮仓。
      我想:我们的体内是漆黑一团。

      可它仍在我们眼前发黑!
      钟表上还只是子夜时分。
      它的腹股中笼罩着无底的黑暗。
      它一步也没有朝我们靠近。
      它的脊背已经辨认不清,
      明亮之斑没剩下一毫一丝。
      它的双眼白光一闪,像手指一弹。
      那瞳孔更是令人畏惧。

      它仿佛是某人的底片。
      它为何在我们中间停留?
      为何不从篝火旁边走开,
      驻足直到黎明降临的时候?
      为何呼吸着黑色的空气,
      把压坏的树枝弄得瑟瑟嗖嗖?
      为何从眼中射出黑色的光芒?

      它在我们中间寻找骑手。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