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4-04-01

    关于执行和责任。

    原本以为很多事情自己能把握,后来知道很多事情自己把握不了,自信在消磨因为脑子不在思考。不知道做很多事情的目的是什么。或者是帮忙或者是为了银子,更多的时候是叫自己不悠闲下来。反正是知道自己在乱七八糟地工作着,工作的时候往往太信任别人,就导致了最后自己都不知道是不是也被别人信任着,事情就这样的一件件地开始了,也一件件地结束了,可能找我做事情的人以后不会在找我,可能我忙碌完这段时间也不在会做这样的事情,不知道,到最后是简单地为了银子还是真的是出于善良的为了帮忙,大家都不会这样认为,我同样也不会。至少忙碌着的时候叫自己还稍微地能运动一些,但我知道我的脑子根本没在动。放弃思索以后我知道自己的躯体在机器地摇摆而已,因为没有思想的躯体就是一个躯体而已。我被灌上小气虚伪江湖的帽子,我不觉得是一种误解,可能是一次新的认识,但我知道我现在需要的是什么也许可能大概就足够了。
    分享到:

    评论

  • 兄弟们相信你。你说过挺住意味一切,而到现你挺的还不错,那不就OK?你丫就机巴一个理想主义者,现实固然如北京春天的沙尘暴,但过后的夏天还是蛮有趣味地。冬天到来的时候,我人一样可以找到源动力,放心吧。这是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