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芣僦湜裝凊蒓,悱炷蓅莪妸琓耍芣孒,凊蒓唵妸茬垳

    臥佷哖輕麼,ノ亅丶亻火芓迩濡葽歭纟卖呶朸褓歭忄夬樂~

     

  •  

     

  • 来八条的时候,碰到公房维修的师傅们正在给修整好的房子上房梁。

    一大妈拿着黄历在一边絮叨着,赶紧回到屋里查下。

    恩果真未必是好日子。但工人们还有那么多破烂的公房要维修哪里管得上你是如何的。

    破屋的意思应该是打扫房间吧,我个人这么理解,因为今天有打扫房间的计划。

    把1年多没收拾的储藏室规整了下,叫另外一个屋子可以漏进阳光。

    但上上周播种的花籽还没有任何发芽的迹象,于是播种了新的花籽

    如果下周还没有长出来我决定去买那些已经别人培植的很是样子的花朵。

    3月底的寒流叫那些似乎平安度过冬季重新可以沐浴阳光的植物遭受打击。

    葡萄据说要等到5月才能发芽,那么到了10月能否爬满架子?

    收拾出很多以前放起来认为似乎有用但现在看起来又毫无价值的东西。

    几个不错的破烂都更加破了起来,估算了下数量,发现这些东西多的叫我开始恐惧

    恐惧如果离开八条他们将安置在哪里我将如何运输过去。

    蓬勃的物欲再每次我看到这些东西的时候都得到了压制,但对破烂本身的欲望还却永未熄灭。

    胡同的东口开了一家电器维修的小铺,每次都想和那小老板沟通下,

    但看到他屋内基本上没有什么别人送去修理的东西,我对他的水平又深感怀疑了。

    七彩旧货的开价叫我瞠目结舌,老板们似乎都已经发迹因为他们已经不坐在那里交易而是聘请了新的店员。

    杨庆煌的声音20多年后依旧清脆比许巍强大太多,所以4月10日的几百块基本上可以被节省下来了。

    扫描仪坏了我拍摄的NB照片无法扫出来,想买台新的发现价格也是昂贵并且卡里没钱。

    突然想吃白菜汆羊肉,这个算是奢侈的想法么?

  • 2009-02-16

    起死回生 - [痛楚]

      徐复观初见熊十力,
      徐复观问:该读什么书?
      熊十力答:王夫之《读通鉴论》。
      徐说:已读。
      熊说:你没读懂,再读。
      一段时间后,徐复观再见熊十力。
      徐说:已读完《读通鉴论》。
      熊问:有何心得?
      徐说:好多地方写得不好。
      熊怒斥徐:你这个东西,怎么会读得进去书!任何书都有好的地方,也有坏的地方。你为何不先看好的地方,却专门去挑坏的;这样读书就是读了百部千部,也不会受到书的什么益处。
      后来徐复观回忆:此乃起死回生的一骂。

  • 2009-01-05

    对焦就不准 - [痛楚]

     

     

     

    其实都不是故意,忽略了相机不能近距离对准焦点。 

     

     

     

  • 2008-11-05

    polaallalllal - [痛楚]

  • 一、红色丢失。前天喝酒,喝了可能是假酒,比假奶粉还害人,和酒友们挥别后就一直在用手机打草地上飞来的蚊子,同时还特道德地把胃中不适应的东西呕吐到不明显的位置。可能是在打蚊子的过程中把手机飞了出去,今年购置的红色物品到现在只剩余红色U盘了,还需要继续补上钱包手机包鞋子和红腰带。

    二、葡萄萎靡。今年的雨水特别多,多的和老北京描述中一样了,但是雨水一丰盛,葡萄就开始发蒙,本来在月初很是茁壮的走势的葡萄一下就失去了前进蓬勃的动力,在爬上架子2米后开始休息,太阳一出来又继续枯萎,不仅仅吃不上葡萄看来奢望中葡萄藤能爬满我粉刷过的架子的梦想也破灭了,明年种植丝瓜。胡同口一家丝瓜长势真的很喜人

    三、昼夜颠倒。联系几周每周一次的酒居把生物钟打乱了,一般是凌晨4点多睡觉到中午起来,晚上8点多又能在迷瞪一会,而后10多起来继续看看书或者无聊的DVD,饮食也自然跟着乱,辛苦减去的肉又一次上身。

    四、MUJI疯狂。爱拍照的朱爷策划了一展览,而后被一青年媒体的姐妹牵头介绍互相认识,而后就又被另一媒体拽过去扯淡MUJI,我一想我都快4个月没见过MUJI的店铺什么样子了,只能凭借遗留的意识配合着媒体就手景仰朱爷一把接着一把。

    五、发现新地。朱爷也是喜欢四处搜集旧货的主,连续放了他2周鸽子,后来发誓必须要带他溜达一圈我经常晃荡的地方。周五鏖战完毕,觉都没睡,就带他一顿乱逛游。自己也收了点玩意。逛荡完最后一地,朱爷也要带我去一地方,绕了2圈到了,外脸一看绝对是一蒙外国鬼子的地方,进去后摊主都很热情,借着奥运没什么生意的缘故,擒获了2个很是不错的本土闹钟。还相中了几个错的大玩意。意外欣喜。

    六、盘算新地。这个纯属就因为ZF一开心降低了印花税,梦想着股市大翻身,人一有钱就爱得瑟觉得8条的地方有点耍不开了,开始想找个大地方做个乱七八糟都包含到一起的玩耍地界。什么餐厅呀、影棚呀、咖啡呀、书吧呀、办公呀统统丢一起去,估计到最后可能还是梦想。

     

  •  不是我演,是帮一朋友发的,找我我也打不了折扣 。

     2个民间乐队。还成,至少我听着还凑合。

     想来的知会一声,反正奥运期间也没事情不用第二天一早上班。

    听完了去喝啤酒,AA的。